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梦中仙

做自己,享受心灵的快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隔壁班的脱水桶  

2016-08-15 11:38:31|  分类: 教育故事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隔壁班的脱水桶


94    星期四   

 

吃完早饭,我悠闲地踱步到教室,正聚精会神地翻看着语文书,阿源低着头慢慢地来到我跟前:“孟老师,我的……腿疼,昨天在那儿……有人推我,腿摔……到教室里来了。”

阿源说话吞吞吐吐的,满脸的哀愁,伸手指了指窗户,不时抬起眼皮瞅瞅我。

阿源个头不高,脸圆乎乎的,额上有一小撮头发,是他经常用手搓弄的缘故吧,在脑门前打着旋儿,油亮亮的,看起来挺有趣。对他来说,和同学打闹是家常便饭,身体受伤自然也是不足为奇,见怪不怪。

我看了看窗户,又看了看唯唯诺诺的阿源,顿时心烦意乱。刚才阿源是走进教室的,根据我的经验判断,他应该只是肌肉损伤,没有伤筋动骨,过一段时间就会没事的。

 “你呀!去看医生了吗?”我轻轻地摇了摇头,慢慢地提气,欲将心中的那股怒气呼出去。

 “去了,医生说没什么事。”阿源说着,眉宇间透露着得意。听他这么说,我也就真放心了。

“腿还是痛。”阿源又皱紧了眉头,显出很痛苦的样子。

“你刚才说,在窗户外有人推你,你摔到教室里来了,语言表达不够准确吧?” 我看了看他,淡淡地说。

“嗯……是我爬窗户……”可能是腿真的很疼,阿源说话不时吸着气,脸上表现出很难看的样子。

“做了不该做的事,总要付出代价的,老天爷已经很照顾你了,下一次再这样,地老爷发怒,会把你的腿和胳膊一起摔断,你信吗?”我帮阿源整了整衣领。

他很虔诚地望着我:“信!”

我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,知道与阿康有关,便把随后赶过来的阿康叫到前边,让他们互相鞠躬赔礼,此事也算告一段落。

午餐的时候,隔壁班的肖老师告诉我,我班有个同学在课间的时候追逐打闹,把她班的脱水桶砸坏了。

啊?!我顿觉胸口像堵了一块石头,但此时必须强颜欢笑,毕恭毕敬地向肖老师道歉,答应下午到班里调查一下。

下午第一节课结束,我正收拾书本准备回办公室,阿源悄悄地走到我跟前:“孟老师,我中午到隔壁班去玩,一个同学追我,我跑倒了……”

“呵!啊……哈!是不是倒在他们班的脱水桶上,把脱水桶坐烂了?”我都不敢想象自己是什么表情,瞬间感觉脑门上燃烧着熊熊火焰,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起来。

阿源低着头,声音低低的:“是我把脱水桶坐烂了。孟老师,对不起……”

“看着我的眼睛!”我双手捧着阿源的脸,怒视着他的眼睛,声音比平时提高了一倍,“我反复要求,课间不要奔跑不要到其他班级门前玩,现在明白为什么了吧?”

“知道了。”阿源抬起头,瞅了瞅我,也许他早有心理准备,也许他对这样的批评已经习惯了,也许他经历了无数次的“洗礼”,形成了极强的耐挫力……总之,从他的眼神中,并没有看到多少恐惧。

“跟我过来,”我叫阿源跟着我来到教室后边的储物间,提起脱水桶交给他,“把它送到隔壁班,真诚地向肖老师道歉。”

“嗯。”阿源耷拉着脑袋,提着脱水桶去隔壁班了,没过多久,他又空着手蹦跳着回来了。

“请阿源到讲台前来,给全班同学道歉。”第二节课铃声刚响,我便把阿源叫到讲台前。上学期就制定了班规——谁违反了学校纪律,为班级抹黑,就要向全班同学道歉。

阿源很熟练地站在讲台上,一边鞠躬一边恭敬地说:“对不起!对不起……”

望着阿源郑重严肃的样子,我又好气又好笑,心里像打翻了的五味瓶。

 

95    星期五   

 

今天早操的时候,阿源在行走路上多次转脸说小话,做操的时候动作随便,时不时还转脸找后边的阿朗讲话。

昨天阿源毁坏脱水桶的事情是比较严重的,一方面是毁坏公物,另外,也违反了课间纪律。可对阿源来说,小事一桩,应该早抛到九霄云外了吧。

教育家说,对孩子的教育企图“毕其功于一役”是不可能的。我是真正领教了,其实,早就感同身受了。

我在同学们的队伍后边做操,看到阿源玩世不恭的样子,便招呼体育委员小毅到我跟前来。我让小毅去告诉阿朗不要和阿源随便讲话。小毅得令照做,等小毅回来,我瞅了瞅阿源,他虽说做操不像其他同学这么认真,但的确也收敛了一些。

早操过后,我把阿源叫到教室门口,郑重其事地说:“隔壁班的脱水桶解决了吗?”

“没事了,肖老师原谅我了。孟老师,还有一件喜事,昨天晚上,他们班同学把脱水桶又送回来了,就放在储物间里,说不用还了。”阿源望着隔壁教室的门,忽闪着大眼睛,神采奕奕的,小手又不自觉地摸了摸头顶上的旋儿。

“哦,肖老师真是了不起啊!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误,她不仅原谅了你,还不让你还脱水桶。比起她,孟老师真是无地自容啊!惭愧惭愧……”我望了望阿源,背着手走向办公室。

快到办公室门口了,我转身往教室门前看,阿源没走,还在教室门前站着呢,刚才的神气没了。

我又慢慢踱步走到教室门前,阿源目光茫然地望着我。

“干嘛不去玩啊?哦,我知道了,你也像孟老师一样心里难受,非常惭愧,是吧?”我拉着阿源一起趴在栏杆上,“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很讲义气的孩子,既然损坏了公物,肯定要承担责任的。唉,算了,没指望喽,孟老师周末去买脱水桶还给人家,你不用买了,也没必要太过内疚,孟老师没教好你,就算是对孟老师的惩罚吧。”

阿源发怔似地看着我,一声不吭。我再次踱步走向办公室,走了几步又转回了头,向阿源笑了笑,挥了挥手。此时,阿源仍然趴在栏杆上,木然地望着我,那发白的眼球周围凝结着晶莹的珍珠,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。

 

97    星期日   

 

今天下午,同学们和往常一样来到学校上学。我和副班主任陈老师商量好,今天由我到学校接学生。

前几日,眼睛不知怎么回事,眼角红红的,医生说有些淤血,问题不大,半个月以后就会慢慢转好,建议可以用眼药水消炎,这样可以缓解一下疼痛。

午饭以后,已经十二点半了,我把闹铃声定到一点钟,因为下午两点去学校接学生,在这之前,还要到商店帮隔壁班买脱水桶呢。

我给眼睛点了药水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可能是太过疲乏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一点钟到了,急匆匆的闹铃声把我吵醒,我匆忙下床,简单洗漱一下,骑上单车直奔离学校最近的一家超市,买了脱水桶紧赶慢赶来到了学校。

不久,阿源来到了教室,我把他叫到跟前,指着黑板跟前的脱水桶说:“这是你要赔给隔壁班的脱水桶,我已经买来了,你现在给送过去。另外,告诉肖老师,是你自己买的桶,别说是我买的,否则人家不会收,自然也就不会真正地原谅你。”

阿源应了一声,提着桶去了。不久,又空着手回来了,告诉我肖老师已经收下了。

随后,阿源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认真地做作业,和平时相比,真是少有的安静。这是我意料之中的,同时我也没奢望通过这件事能使他从此改变,变得像阿冰、阿兰一样。

但愿,我帮阿源买脱水桶的事情,以及让他说的“美丽的谎言”,能在他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